海峡Topic
 
 
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根亲文化 > 侨乡见闻   
 
 
福州男人泉州女人
 
发布时间:2013-07-16  浏览次数:376次  来源:互联网整理
 
 
      我标题中的“福州男人、泉州女人”并没有概括性,只是缘份如此,这次去福建采访,偏偏就是这几位福州男人和泉州女人进入我的话筒,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福州男人李厚威
      到福州的当天,我就去拜访林觉民纪念馆,问及馆长何在,保安大叔说,老馆长退休了,现在没有馆长,你要采访,就直接给他打电话。当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天空中飘着雨,电话那头,老馆长李厚威说,十几分钟就过来。
      我便徘徊在林觉民故居等候,除了堂屋比较宽大,走廊和东西厢房都很窄小,尤其是林觉民和妻子陈意映婚后生活的小房间,似乎只有六、七平方米,一张大床,一个柜子,已经把房间占得满满的了,房间外面的花园也小得可怜,只有两棵芭蕉显露出生机,房屋的高大反而让人生出压抑的感觉。
      雨松一阵紧一阵,黄昏的天空越发黑暗,房间里却湿热得不得了。李厚威老馆长很快就到了,他没有刻意着装,只是家居的大背心和大短裤,一把旧雨伞。
      坐在没有空调的厢房里,风扇本来哗哗地转着,可噪音有点大,为了录音,只好关掉了,只剩下淅沥沥的雨点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李厚威讲起林觉民,讲起自己与林觉民的缘份。他本是个普通的干部,竟是一种奇特的感情,支撑他放弃一切,多年来投注心血专门研究林觉民,拼命保护这座老房子,现在虽然退休了,只要是与林觉民有关的事情,他都不遗余力。
      李厚威先生历数林家后代的生活,让我看到这个本来殷实的人家,因为林觉民的革命而倍受打击,妻子抑郁而终,后代多半生活境况惨,李厚威象在说自己的亲人。与李厚威先生的谈话,不仅是让我了解了林觉民,似乎更多的是了解了福州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
      二:福州文学界老大哥黄文山
      黄文山是《福建文学》的主编,到福州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到福建文联的大楼拜访他,温文尔雅,白白净净,我由不得挺直了脊背,摆出了温和的笑容。一开口,又平和清淡,无论是自我评价,还是对福建文学的见解,都平实得象白开水。
      黄文山的经历非常简单,还在插队的时候就开始写小说,因为写小说被调到《福建文学》杂志,从编辑到主编,三十多年没有变,競競业业,耕耘这片纯文学的土地,却自称是时代的落伍者。
      自称落伍者的黄文山,是福建文学圈里公认的老大哥。不仅坚守这个纯文学的刊物,自己的创作也颇为丰厚。翻着他送我的著作,虽然题材不大,却都是不折不扣的美文。一篇篇品读,便能理解他对纯文学的坚守,慢慢积累起来,也算得上是“文山”了,只是这“文山”不求高大壮阔,但求清新雅致。
      三:行云流水陈章汉
      陈章汉退休从商,变成为“九赋轩主人”,公司是儿子在经营,身为顾问的陈章汉还是以写文,作赋,写字和研究闽都文化为业。
      陈章汉英俊、爽朗,脑门子光亮亮的,一点不象六十好几的人,而他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风趣率性,不光什么都敢讲,而且讲到兴致所至,可以手舞足蹈。静下心来,一手写文章,一手写书法。而让我奇怪的是,他这么个率性的人,居然把“汉赋”这种极尽铺陈与奢华的文体玩得恣意纵横,说实话,舞文弄墨整到陈章汉这份上,也不枉称闽都才子了。
      不过,陈章汉还热心民族文化的保护,三坊七巷也到处都有他的墨迹。用他自己的话概括:“一甲子两把笔:小笔做文章,大笔写书法。乐事三桩:书法刻石,文章上博,入伙三坊七巷。好梦从头做起,妙文照旧写来。翰墨复归传统,文辞越抠越短,而今赋债累累。为人为文行云流水,风趣率性,口笔两厉,不亦乐乎!”
      四:心想事成王丙根
      到福州几次打电话,都未打通,本以为错失了与王馆长见面的机缘,谁知是在最后一天找到了他,可是,“冰心文学馆”在几十公里外的长乐,已经来不及去了,王丙根倒爽快,“你晚上在宾馆等着,我派司机去接你,到我家里来。我忙说我自己打车去,他说,“你找不到我家的。”
      这么神秘?路上司机告诉我,“王馆长十年前买这橦乡村别墅的时候,大家都不理解,现在才看出他的远见来。其实,建设冰心文学馆更是体现他的远见,可惜你没时间去了。”
      一见王丙根,就知道他是那种“气场”特别强的人,说话做事,都有一种无形的感染力。墙上有许多家庭生活的照片,原来,王馆长和夫人都是军出身,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二十岁。馆长夫人已经切好了自家别墅院子里种的杨桃,泡好了凉茶,“你们聊,我把狗带到楼下去。”
      一坐定,王馆长就滔滔不绝,从自己从军的经历,讲到对文学的热爱,从对冰心的研究,谈到文学馆建设的艰难历程,可在王馆长的口中,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似乎一切都势不可挡。
      在外有担当,回家有柔情。福州男人给我的印象便是外表优雅而内心刚强。林觉民正是为了爱自己的妻子而敢于舍小家为大家,福州男人亦是从对家庭的爱出发,而敢于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
      五:性格迥异女主席
      戴冠青和萧琴,是泉州作家协会的两位女主席。说起来,从福州就开始给两位主席打电话,虽然都勉强答应接受采访,似乎都不大情愿。
      到了泉州,在洛阳桥上,我打电话给戴主席,她本来一直在推托,说没有什么采访的必要,听说我在洛阳桥,却忽然改变了态度。“你也知道洛阳桥?那你打个车过来吧,我和萧琴正好在一起。”
      两位女主席把我带到了当地有名的一家饭店,两人喜欢吃的菜却完全相反,性格也很不同。戴主席穿一条中式连衣裙,虽然是年愈花甲,却温文尔雅,她是泉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文艺学研究所所长,一路教书下来,浑身透着书香;萧琴副主席则是正装显出皎好的身材,她是军人出身,干练爽利,因为痴情写作,慢慢做到《泉州文学》的主编,一副冲锋陷阵,一往无前的气势。
      谈起文学,却各有绝活儿。戴主席是泉州文学的大姐大,一边教书,一边写作,更是海峡两岸的文学研究的权威人士,外表却十分平易随和;萧琴副主席看起来挺厉害,一出口,却是大大咧咧,干脆利落。二十出头就写出了以弘一法师为主人公的《妿娑情缘》,奠定她在泉州文学圈的地位,这些年,把一份地方文学刊物办得有声有色。
      六:“傻老太”吴珊珊
      不是我想称吴院长为“傻老太”,是她自己给自己取的网名叫“傻老太”,而讲起她的故事,你又只好说,她真是“傻”得让人钦佩。
      吴院长是泉州人,可十几岁就到福州了,先生和孩子们都在福州。而她偏偏在退休之后一个人跑到泉州来做这个“泉州南音艺术研究院”的院长,关键是七十三岁的老太太一个人住宾馆,每天在办公室热点馒头,就着咸菜吃。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她说只是在工作告一段落之后,回家住几天,而她的工作,就是到处搜集散落在民间的南音曲谱。这工作说来容易,吴院长却已经带着她的团队做了好几年了。
      谈到与家人的沟通,主要是与三个孙子、孙女在网上交流,因而给自己取了网名“傻老太”,七十多岁的人,跟孙子一起玩QQ。问及家人是否支持,吴院长说,以前我支持老伴的工作,现在老伴儿支持我的工作。当然,吴院长看起来可不象七十岁的人,再加上她声音甜美,行动敏捷,说她四十多岁都有人信。
      在泉州采访几位女士,真是一位比一位厉害,泉州女人真是里里外外都拿得起来啊。(张翕)
      【来源:北冥有鱼】
 
相关阅读
 
  泉州的古民居
  泉州的宗祠
  紫帽山南麓访古十记
  泉州地名略谈
  走街串巷 走进泉州古老的小巷
  千年封存的美丽 "听"五店市家庙诉
  七夕糖粿盛满祝福
  端午,那些渐渐远去的诗意和情怀
  竹筒饭:昔日农民工作餐 今日山区名小吃
  麦芽糖:香甜可口 令人回味
 
 
热门景点
 
福建土楼群  
 
福建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
 
金门风情  
 
金门当地一个个以宗祠为中心的传统聚落,完全是典型的闽南式建筑
 
宁波蒋氏故居  
 
溪口古镇始建于宋景德三年(1006年),已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厦门旅游景区之集美学村、集美鳌园  
 
集美鳌园位于福建省厦门的集美学村东南角海滨。鳌园分门廊、集美
 
泉州官桥蔡氏古民居  
 
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位于福建南安官桥漳里村,距泉州市区20公里,20
 
 
 
网上宗祠
 
东莞潢涌黎氏宗祠  
黎氏大宗祠位于东莞市中堂镇潢涌村内,始建于南宋乾道九年(1
 
福安廉村陈氏、薛氏宗祠  
在福建省福安市溪潭镇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名叫廉村,旧称富溪津、
 
江山清漾毛氏宗祠  
江山是“古有尚书、今多骄子”的江南宝地。在这块宝地上,有一个
 
中山长州黄氏宗祠  
位于中山市西区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该祠
 
晋江安海颜氏宗祠  
春秋时期,一个年过半百且两鬓苍白的老人带着他的若干子弟和他
 
 
 
 
华人视界
 
天下南商
    天下南商
浔海施氏
    浔海施氏
 
 
 
 
相关链接
 
 
首页    |    吾土吾宗    |    神州古韵    |    侨乡风采    |    客家祖地    |    华人视界    |    两岸旅游    |    中国风家乡味    |    故乡名片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14 hxtopi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Topic 版权所有 
 
未经海峡Topic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