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Topic
 
 
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客家祖地 > 天下客家   
 
 
世界的洛带,永远的客家——客家人与洛带古镇
 
发布时间:2014-11-11  浏览次数:253次  来源:互联网整理
 
 
 
  洛带古镇位于成都市的东郊,离我住的地方并不远,上大学时也曾到过这里两次。但那时的我对洛带满街的古建筑和客家民居浑然不知,以致于在我的作为客家人的同学家里住了两次,对于客家却知之甚少,对客家文化和客家人的精神世界以及客家人与四川的关系,更是茫然一片。我至今仍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汗颜。直到1997年我主持了洛带古镇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后,才理解了客家人对于四川的重要意义。
  客家人来到四川,经过了十分艰苦的历程,他们从原乡地闽、粤、赣三省长途跋涉来到四川,往往是举家、举族迁徙,辎重家什不绝于道,其艰难险阻是可想而知的。是什么力量促使客家人远道而来呢?可能多半是为了来四川淘金。都说四川是天府之国,土地肥美,物产丰富,沃野千里,而当时的四川经过多年的征战,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破、荒凉。元朝曾多次南下,劫掠四川,四川从此元气大伤。明末清初,经过长期的战争,四川已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当时到处是野兽出没,豺狼当道,许多城池已是空空如也,几十上百里不见人烟,就连首府成都也是一片荒凉。为了重振四川的经济,清朝康、雍、乾时期出台了不少政策,鼓励外地人到四川拓荒。客家人就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向西部的四川开进的。
  站在洛带的街上,看着洛带的上、下街从东面的三峨山脚弯弯曲曲地向西蜿蜒,街道两旁的民居式铺面沿街展开,著名的广东会馆、江西会馆、湖广会馆坐落在街的两边,顿时增添了古镇的文化厚重感。古镇的格局极有特色,一条街,七条小巷构成了古镇完整的交通体系,就是在民国时期,古镇的上下街口和七条小巷都保留了栅子,有的小巷栅门的遗迹尚存。每到夜晚降临,各街巷栅门一关闭,古镇就形成一个完整的封闭的防御系统,一般的盗贼、匪徒难以逾越。度过了一个平安的夜晚后,第二天太阳一出,街上的栅门纷纷打开,来来往往的商贩又开始活跃于集市之中。
  古镇的这一封闭式建筑布局,明显受到了客家人建筑风格的影响,是客家人文化心理在古镇建筑中的体现。客家人四处迁徙,常常身在他乡为异客,每迁往一个地方,总受到当地土著人的排挤,甚至劫掠。于是他们不得不拥众自保,聚族而居。为了生活,客家男子又大多外出谋生,在家里多是妇幼老人。这使客家人的房屋建筑具有较强的防御功能。封闭的四合院和碉楼、封闭的围龙屋等是客家民居的典型代表。这种类似于堡垒式的建筑多少使客家人漂泊的心灵获得一点安全的感受,一个较大的家庭居住在这样一个大的庭院里,又能使他们充分领略到亲情的温暖。尽管每到一个新地方,外面的世界也许会变得难以应付,但大门一关,屋内的亲情就会像冬天里升起的火炉,其乐融融。客家人重亲情,宗族血缘观念强,是他们这种长期生存状态的结果。
  看来,洛带镇现在的格局还是在客家移民到来后才形成的,尽管在这些客家人到来之前,洛带镇已存在了几百上千年,但那一段悠远的历史并未给我们留下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相反,客家人到来后,却让洛带镇永远地打上了来自南方的客家人的印迹。
  第一批客家人到洛带的时候,这儿满眼是断垣残壁,野草萋萋,大地是死一般的静寂,没有生机。那时的龙泉山还是古柏森森,时有虎狼出入。当然,与客家人同时迁来的是大量的湖广人,面对着东面的山地和西面、南面的平川,这两个乔迁而来的群体分别作出了与自己的日常生活环境相似的选择,这种选择几乎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湖广人不加思索地坚决选择了平原,而且生怕客家人来与他们争夺肥沃的土地。然而,客家人作出了让所有的湖广人都难以想通的决定,他们决定住山不住坝。这一决定直到现在都会让那些不理解客家人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客家人真的住到了龙泉山上,而将平原上肥沃的土地让给了湖广人。这一决定使洛带镇免却了众多的民事纠纷,使湖广人与客家人在洛带镇能够和睦相处。这使得两个移民群体能够相互协商一致,对洛带镇进行一体化开发。三大会馆同处一条街上就是最好的说明。
  客家人选择山居,与他们长期处于客属状态受到土著人排挤分不开,久而久之,客家人不但适应了山区的生存环境,而且积累了一整套开发山区的经验。长期居于山地,在生活上确实要付出更大的艰辛,客家人却以他们加倍的努力,创造出了许多奇迹。如用能挑几百斤的翘扁担,挑几百斤重担走几十里的山路。你到了洛带,至今人们还对这些生活中的奇迹津津乐道。
  客家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不得不让你佩服,他们改造自然的能力也不能不让你钦佩。他们如此快地适应了四川的环境,与其他地区的移民一起,很快让一个满目荒凉的四川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没过多少年,四川的大米又源源不断地运出了大山,到处赈济灾民。客家人尽管多住在山上,但洛带镇却更多地留下了他们的成果。湖广人除了为洛带镇留下一个湖广会馆外,什么都没有留下。而客家人却留下了广东会馆、江西会馆、大夫第、郑家祠堂等恢宏的建筑。
  广东会馆(图片及说明)坐北朝南,大门并不在街上,临街的玉皇楼是广东会馆的第三重大殿,为二楼一底的木结构建筑,重檐歇山式,屋顶黄色的琉璃瓦使会馆显得金碧辉煌、气宇轩昂,屋檐四角高翘,屋顶中花高耸,东西两侧的风火山墙成弧形展开,整座大楼如展翅的雄鹰。会馆的大门面向南方,与洛带镇街道的走向不相协调,为什么要这样,开始时让我十分费解。游完了会馆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广东的客家人到了四川后,十分思念家乡,在修建会馆时,他们一致同意将会馆的大门建向南方,即面向他们的家乡,以此表达思念故乡的感情。
  在会馆的大门上,有一副楹联至今犹存:“云水苍茫,异地久栖巴子国;乡关迢遥,归舟欲上粤王台。”思念故乡之情溢于言表。难怪客家人当年在燃灯寺后面的三峨山上,种植了大量的红豆树,这是他们离开家乡时,从家乡特地带来的。在他乡异地,种上家乡的红豆树,以寄托相思。这也是客家人思念故乡的特有方式。真是“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摘,此物最相思”。如今的红豆树仅存十多棵,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要采摘几枝红豆,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遥想当年,广东人在思念家乡时,或许是站在红豆树下,遥望着南方的土地,长久地默默地伫立。然后,他们走进燃灯寺,久久地祈祷,为远方亲人的平安。于是,所有的思念又隐入清脆的钟罄之声中。
  进了大门,就是万年台(图片和说明)。万年台并不高,是客家人过节时酬神演戏的地方。当时,广东的乡戏和川戏在这里竞相登台,钟罄锣鼓之声不绝于耳,一时成了客家乡民的精神寄托。万年台的两边是厢房,是当年客家移民中的有产阶层、有身份有名望的人看戏之处,两层楼的厢房既可挡风雨,又可在那里边品茶边品戏,实在是一种享受。中间是大的院坝,院坝里可容纳一千人,是没有身份、地位的客家人看戏的地方。尽管这里有等级之分,然而,所有的客家人同处一个院落,同看一台戏,实在能在此体验到浓浓的乡情、亲情。每年过年过节,院坝还玩龙灯、狮灯,在此摆席宴。如果偶尔客家人之间发生了纠纷,超出了一个家族的权限范围,也要到会馆中来,请会馆的会长处理。所以,广东会馆是广东客家人的俱乐部,是所有的广东客家移民在此表达乡情的地方,是客家人的精神寄托之所。
  从大门过了院坝,就是前殿。前殿为单檐硬山式卷棚顶,屋顶是绿色的琉璃筒瓦。过了前殿,是一个天井,天井里种着花草,采光效果很好,坐在中殿里品茶,有花香陪伴,顿感格调高雅。中殿是单檐硬山式瓦房盖,圆柱上有楹联多副。据说,以前在中殿塑有广东人的乡贤神——六祖慧能的神像。六祖慧能是禅宗之祖,到广东传教后,被那里的人奉为乡贤神。过了中殿,后面又是一个天井,天井之后是玉皇楼,即广东会馆的主楼。两楼一底的玉皇楼是会馆的主楼,居于中轴线上,是最后一重殿,完全遵照中国传统建筑的格局,前轻后重,后面的一重殿往往是最重要的建筑。在视角效果上更能体现出建筑物的美感。
  住在山上的广东客家人却在山下的场镇上修建了一个华丽无比的会馆,其豪华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住在坝上的湖广人建的会馆,从这里也可看出客家人的团结精神。其实,客家人比湖广人穷,但当他们得知要建一个属于客家人的俱乐部的时候,他们纷纷掏出了自己不多的钱财。穷一点没有什么,对故乡的情谊高于一切。
  因此,广东会馆成了客家人团结奋进精神的活的见证,成了客家人西进四川拓荒开发、苦心经营的活的见证。这种精神在客家人中代代相传,使客家人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优秀代表。在南华宫(广东会馆)的前殿门柱上,有一楹联,恰好陈述了这种精神的传承:“此间故人今何在?只剩得乐楼与耳楼,想当年缔造;以外能手究属谁?唯重新佛殿诸神殿,合观后世经营。”无论当年缔造之艰,后世经营之苦,客家人以他们的辛勤劳动开发了四川,改造了四川,仅此一点,就应该值得后人好好纪念了。
  其实,许多人并不知道客家人。在现代社会里,就连客家人的后代,也不再懂得客家人了。这本来是无足为奇的事。在历史上,客家人经过了五次大的迁徙,从中原一带逐步迁徙到了南方,到了今天的广东、福建和江西。向南方迁徙的客家人多为中原一带的望族、大族,书香门第,礼仪之家。在西晋时,为逃避五胡乱华,在唐末为逃避黄巢起义,在宋元之际为躲避蒙古人的进攻,他们不断地失落家园,一次次地向南迁徙,寻找新的家园。即使是到了新的地方,也被当地人另眼相看,作为客属人对待。当然免不了与当地人有冲突和小的摩擦。这一群丧失了家园的客家人对故土特别留恋,于是,在汉族人中的这一优秀的群体里,还保留了他们的祖先世居中原时的纯正的中原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讲,还得感谢他们流徙不定的生活。
  在清朝康、雍、乾时期的第四次迁徙,使客家人的群体发生了较大的分化。一部分客家人走向了蓝色的大海,迁到了港澳台和东南亚一带,有的甚至远徙美洲、欧洲。这一部分客家人更是远离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壤与文化,漂泊的心灵与文化的冲撞,求生存的艰难使他们长期生活在痛苦与矛盾中。最使他们痛苦的是,为了生活,不得不放弃自己祖祖辈辈的信念和追求,不得不在新的文化环境中改变自己。他们接受了当地的文化,而又不得不将祖先的文化苦苦地保留在心中。他们接受了现代文明,创造出了更加灿烂的文化。
  另一支客家人在当时西进,进入了湖南、四川。进入四川的客家人是沿东面的长江三峡溯江而上,也可能从湘西和今天的贵州从陆路入川。从今天的重庆、涪陵沿江西进,大部分是沿着重庆到成都的东大路,差不多就是今天的成渝高速公路北上入川。在今天的高速公路两旁,分布着众多的客家人的聚落,其迁徙路线清晰可见。
  客家人进入四川,使四川成了中国目前客家人聚居的五大省之一。这一次向四川内陆的西进运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四川的开发姑且不谈,客家人向内陆的迁徙,使客家文化得以保存下来。尤其是四川盆地较为封闭的环境,客家人到四川后与本地的农业文明一结合,使客家原乡地甚至于中原的纯正的客家文化,能够保存在这一封闭的盆地中。这其实是客家文化的大幸。尽管为了保存它,付出了贫穷、落后的代价,但越到后来,它的价值越能体现出来。
  有人说,客家人是中国的犹太人。但究其根本,客家人并未失去家园。有人说,客家人向西部的迁徙类似于美国的西进运动,经济意义虽没有那么明显,但文化意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海外的客家人到四川来看到四川的客家人时,无异于回首往事,看到了他们的童年。许许多多他们不曾想到的东西在这里保留了下来。这就是洛带古镇的价值。
  当我看到龙泉山上那些原汁原味的客家民居、客家人聚落时,当我听到大人、小孩说的客家语时,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让这样的客家村落永远地留存下去,不要受到现代文明和都市化进程的破坏。而现在成都的向东发展,已使得客家人聚落的存在受到了明显的威胁。所以,在作旅游规划时,我们在山上划定了一个客家人聚落的保护区,让客家文化永远地持续下去。

  【来源:风景的文化记忆】
 
相关阅读
 
  闽台客家文脉相承
  宁化石壁村客家祖地
  梅州客家先祖何以称"郎"
  中原汉人南迁与客家述评
  梅县、梅江区林姓渊源与宗族文化述略
  梅县松口梁姓渊源与宗族文化述略
  客家姓氏渊源
  论客家人的宗族文化与公尝文化
  客家祖地宁化"石壁"
  漫谈客家妇女
 
 
热门景点
 
福建土楼群  
 
福建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
 
金门风情  
 
金门当地一个个以宗祠为中心的传统聚落,完全是典型的闽南式建筑
 
宁波蒋氏故居  
 
溪口古镇始建于宋景德三年(1006年),已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厦门旅游景区之集美学村、集美鳌园  
 
集美鳌园位于福建省厦门的集美学村东南角海滨。鳌园分门廊、集美
 
泉州官桥蔡氏古民居  
 
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位于福建南安官桥漳里村,距泉州市区20公里,20
 
 
 
网上宗祠
 
东莞潢涌黎氏宗祠  
黎氏大宗祠位于东莞市中堂镇潢涌村内,始建于南宋乾道九年(1
 
福安廉村陈氏、薛氏宗祠  
在福建省福安市溪潭镇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名叫廉村,旧称富溪津、
 
江山清漾毛氏宗祠  
江山是“古有尚书、今多骄子”的江南宝地。在这块宝地上,有一个
 
中山长州黄氏宗祠  
位于中山市西区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该祠
 
晋江安海颜氏宗祠  
春秋时期,一个年过半百且两鬓苍白的老人带着他的若干子弟和他
 
 
 
 
华人视界
 
天下南商
    天下南商
浔海施氏
    浔海施氏
 
 
 
 
相关链接
 
 
首页    |    吾土吾宗    |    神州古韵    |    侨乡风采    |    客家祖地    |    华人视界    |    两岸旅游    |    中国风家乡味    |    故乡名片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14 hxtopi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Topic 版权所有 
 
未经海峡Topic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