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Topic
 
 
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客家祖地 > 客家民居   
 
 
风水理论对客家人的影响及在传统建筑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4-12-29  浏览次数:272次  来源:互联网整理
 
 
 
  一 、引 言
  2004年9月9日上午,由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和国际易学联合会主办的“首届中国建筑风水文化与健康地产发展国际论坛”在人民大会堂开幕,这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个关于风水文化的高峰论坛。
  风水术是我国古代一门博大庞杂的理论,这种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在我国长达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很盛行。风水文化在客家地区广为流传历史悠久,它是客家传统文化之一。每逢婚丧喜庆、大小建筑都要请风水先生堪地利,看风水、择良辰吉日。很多人一讲到风水就以为宣传“迷信”,其实风水有其丰富的科学内涵,广泛应用于工程建筑设计中。本文从历史学、文化学的角度略述风水的起源与发展和“人与自然共存”的理论。阐述了客家人的传统建筑“围龙屋”的特征,风水文化在围龙屋、风水塔中的应用。客家人的“二次葬”风俗,坟墓的特征,阳宅风水理论对人们精神世界的影响。
  二、风水的发生和发展
  《辞源》对“风水”的解释是:“风水的核心内容是人们对居住环境进行选择和处理的一种学问,其范围包含住宅、宫室、陵墓、村落、城市诸方面,其中涉及陵墓的称为阴宅风水,涉及其它方面的称为阳宅风水。 《辞海》对“风水”是这样解释的:风水,也叫堪舆。旧中国的一种迷信。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一家的祸福,也指做住宅,相墓葬之法。
  我国的风水意识产生很早。据现有资料推测,相地之法大约起源于原始聚落的营建。到了殷周时期,已开始有了文字记载相地活动。周灭商后,为了镇抚东方,开始营建东周洛邑。在营建洛邑之前,亦仅复勘察卜问而后定。《尚书•周书•昭浩》详细记载了此次定都的具体过程。可以说殷周是风水的孕育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社会、政治发生着急剧的变化,思想空前活跃,儒、法、道、墨、阴阳、八卦、五行等各种学说和主张争奇斗艳,互相争辩,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同时战国七雄争霸,封建割据,竞相筑城。这个时期出现的《周礼》、《管子》、《考工记》等著作,总结了城市建设经验及选址理论。这些成果为风水术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和实践的基础。
  秦汉是风水术形成时期。这个时期内,大规模的宫室营建为风水术的形成造成了物质前提,董仲舒的阴阳五行学说和孟喜、京房等人的易理论为风水提供了理论与方法。特别是东汉时期的神学影响下,在建筑中各种禁异与迷信盛行。如“起宅盖房必择日”,“太岁头上能动土”已成为阳宅建筑中的规则。此时,阴宅风水理论也渐渐形成,“死人归阴,生人归阳”的认识,葬人不仅要选风水宝地,而且要选良辰吉日的观念,已普遍存在,成为风水术的内容。据司马迁的《史记•日者传》中所述那时的堪舆家(就是后世的风水先生)几乎都是专职的。这个时期有关风水的专着有《堪舆金匮》、《宫宅地形》、《周公卜宅经》、《图宅术》、《葬历》等。秦汉时期,风水术已经完成了从实践到理论的形成过程,因而也可以称为风水学了。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风水学迅速发展的阶段。这一时期,政治黑暗,战乱频繁,人们普遍感到难于把握自已的命运,于是风水观念趁虚而入,三国时魏国著名方士管辂,以占筮、相术、相墓着称于世。又如晋代陶渊明的祖父陶侃,曾相信相墓人的话,葬已故父亲于卧牛地。这一时期,南北文化和外来文化处于大融汇状态,玄学的兴盛和山水美学的发展,把风水理论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这一时期产生了大量的风水著作,如魏管的《管代地理指蒙》,南北朝王征的《黄帝宅经》等。
  风水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他发生、形成、发展于中原地区。隋唐以前,他主要流传与黄河流域的中下游和长江两岸地区。现在的客家地区,在当时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还没有流入。跟随着客家人的迁徙,中国古老的风水术也进入客家地区。解除海禁以后,风水术也跟随着客家人的外迁,流传到东南亚等地。
  三、客家风水术祖师杨筠松
  风水术是随着客家先民迁入赣闽边区的。客家先民们远离了中原战火,来到地处僻远,交通不便,人烟稀少,林菁深密,野象横行,鳄鱼肆虐,瘴气熏人,虫蛇出没的闽粤赣山区生活。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生存和发展,除了需要吃苦耐劳,勇于开拓的精神外,还得有一些适应环境的办法,其中定居下来就是一个首要问题。可是闽粤赣山区地形复杂,溪河遍布,且多蛇兽侵袭,选择一块好的地方来建房安家,显然比中原平地复杂得多。因为风水术中的阳宅理论的宗旨就是追求房宅建筑选址的方位布局与周围环境大自然的协调统一,以保证人的生理健康和心理平和,所谓“人因宅而立,宅因人得存,人宅相扶,感通天地。”当时风水先生中有不少是文化素质较高的人,他们有文化和掌握了一定科学知识,懂得天文地理,使用指南针、善于观察地貌、水质优劣。因而在当时风水术在客家先民们的定居生活和以后开发山区的斗争中起了积极的指导作用。在讫求平安,福荫后代的潜移意识之下,北方的风水文化便在客家新区生根、发芽、结果。这也是中原文化为主体向南扩散的必然结果。
  从客家地区风水术士们世代相传的口碑资料中所知,将风水术带入客家地区的人主要是杨筠松。杨筠松属唐末避乱南迁的客家先民。他由长安来到赣南以后,便在这里居住下来,寻龙追脉,从事风水术的实践活动,并授徒传术,使风水术在赣南播延开来。关于杨筠松其人其事,《唐书》无传,宋代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载其名氏,《宋史•艺文志》则称为杨救贫,亦详其始末,惟家口耳相传和方志的零星记载。杨筠松继承和发展了风水术中的形法理论,创立了江西形势派(实际上是赣南派)。其理论的特点是主形势,定向位,强调龙、穴、砂、水的配合。实际上就是因地制宜,因形选择,观察来龙去脉,追求优美意境,特别看重分析地表、地势、地场、地气、土壤及方向,尽可能使宅基于山灵水秀之处。
  据专家学者们考证,“杨筠松元人创作的风水著作并不很多, 《宋史•艺文志》载有杨救贫《 正龙子经》一书。自从杨筠松在赣南授业传徒之后,风水先生就成为客家地区世代相传的职业,杨筠松也因此成了历代风水术士共同尊奉的祖师。
  这一时期形势派风水学理论著作大量涌现。随着客家民系的发展,形势派风水术也迅速向广大客家地区播延。赣南等地风水术名流辈出,这些风水术士不仅在本地看风水,而且声名远播,被人请去外地看风水。《古今图书集成•堪舆部》列传的宋时江西派名流尚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很有成就。刘潜为南康人,着有《地理诸说》行世。傅伯通奉曾被皇帝诏去相看杭州是否适合做都城。
  到南宋时,并从“形势派”中衍生出一个新的的流派“ 理法派”由王伋等人创立。王伋因科举失利,弃家浪游江湖,后居福建建宁,利用其风水术为当地人勘测阳宅、阴宅, 被称为福建派。理法派风水术“取五星八卦,以定生克之理,”即以八卦,十二支,天星,五行,为四纲,讲究方位,特别是重视罗盘定向,阳山阳向,阴山阴向,不相乖错,以定生克。
  明清时期,形势派和理法派完成了合流的过程。此后至今,客家地区的风水术士是既操罗盘以定向位,又重视龙穴位沙水的配合,再也没有什么形势派和理法派的区别了。
  四、风水朮对客家人的影响
  因为风水术这种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具有它的承传性。唐宋以来,风水术更是日益兴盛,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百姓,都很重视选择阳宅和阴宅。
  客家先民迁入粤闽赣三角区之前,这里的原住居民是古越族的后人——畲瑶族少数民族,他们崇信的是“巫文化”。在他们与北来的中原汉民发生融合时,也势必把“巫文化”的因子掺入客家文化中。这种“巫文化”跟风水术中的迷信成分完全合拍,两者相得益彰,共同发展,所以明清时期的风水术,受着宋明理学和客家地区“巫文化”、宗教文化的影响,并披上了浓厚的迷信色彩。客家地区的风水术既有科学的成分,也有浓厚的迷信色彩,它积淀着客家人的传统素质,成为客家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它具有承传性和顽固性,这就是风水在客家地区兴盛的主要原因。
  从中原万里迢迢南迁的客家先民对“风水论”情有独钟,并且有着其深刻的历史根源。“风水论”中首推“崇尚天地”的思想。“崇天”:居所内专设香火坛位,逢年过节、初一、十五,烧香拜佛祖。借助香火将人的心愿带上与天祖相通,这是群众迷信者的心理因素。“尚地”:遍设土地伯公”,保佑多长五谷杂粮,丰衣足食梦想成真。总之,“风水论”的崇拜者是用它来帮助人们合理选择屋场,实现“风水宜人,协调共生”的良好愿望。
  伴随客家民系在闽粤赣边区整体成型,明清时期风水术在客家地区也很盛行。
  查阅文献资料:宋代陈振孙在《 直斋书录解题》中有云:“江西有风水之学,往往人有道之。” 据吴兰修着的〈〈南汉志〉〉载:五代南汉皇帝刘岩于干亨六年(公元945年),听信风水术士的话,前来程乡梅县松口(即今梅县松口镇)避灾。清代王之正编《嘉应州志》记载:(嘉应各县)感于风水之说,有数十年不葬者,葬数十年必启视,贮以瓦罐……甚至听信堪舆,营谋吉穴。侵坟盗葬,构讼兴狱,破产以争尺。俗之愚陋,莫此为甚。”“粤俗本尚堪舆, 嘉应于风水之说,尤胶执而不通。往往因争一穴之地,小则废时失业,经年累月,大则酿成人命,家破人亡。据《梅州传奇》一书所载清乾隆年间,嘉应州知州王者辅在职期间,精通堪舆,曾经在梅州各地勘察风水。在此,我们亦可以窥见当时客家地区风水术之兴盛。
  五、风水朮与客家的精神世界
  旧时客家地区的人们,迷信鬼神信风水。城镇乡村各地普建神庙,甚至有些地方的神庙比学堂还多,乡村里到处都有什么公王、沙官、井头伯公、树头伯公等。信奉风水术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每逢婚丧喜事,大小建筑,都要请风水先生勘察地利,择良辰吉日,自古至今长盛不衰。客家地区的人们,常为了求一个好屋址或墓穴,不惜长期供养堪舆师,以丰美酒食招待。这为风水先生招摇撞骗创造了适宜的文化氛围,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一些不懂人类生存与生态环境关系的风水先生,靠背诵几句“地理口诀”欺骗那些真诚地希望得到适宜修养生息之地的人们,严重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精神世界。
  客家社会风水活动有的与争夺生存资源、争夺经济利益相关。有些地方则把风水术当作宗族群体争斗的一个策略。有人利用人们崇拜祖先,以建造祖先陵墓作舆论,挑拨宗族与宗族之间的冲突、争斗,为害社会。客家社会的一个特征是宗族组织很发达,并且有长久的传统。所有的“宗族”,就是以同姓和拥有共同祖先的血缘为基础的亲族组织,它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产物,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它是处于社会末端的非正式权力组织。客家地区是以家业生产为主,水田和山林等对农民是不可缺少的基本生活资源。这些基本生活资源与住宅地 、墓地一起,成为宗族间争夺的对象。从这些现象说明,客家人的“风水”信仰,也是“风水”信仰的结果。
  六、风水阴宅理论对客家人的影响
  古人不但为生者繁衍的选择地理环境建筑涵意风水的住宅,而且还十分注意为死者选择葬地。在许多人看来生者都是在先辈的亡灵庇佑护下生存的,于是千方百计地为祖宗寻找好的安葬地,似乎把先辈的躯体灵魂安葬到风水佳地,他的子子孙孙就可以永受其益,那些葬于地下的尸骨就可保佑他的子孙逢凶化吉,福禄康寿。在这种封建迷信“鬼神文化”的影响,使“卜葬”这种封建迷信活动盛行几千年的重要原因。
  迷信的“风水阴宅理论”,长期以来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如风水先生在为你的祖宗择阴宅时,要是预言你家族中会出读书人,人们会把它当作一种“精神支柱”。父母 、亲戚们对你产生很高的期望,对你教育的态度就会变得积极。然而有很多成功者,在他的事业成功以后,他对人和社会并不怀有感激之情,他只有感谢“祖宗风水”;失败者也并不记恨社会,他只是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祖宗的风水不好”而死了心。人们把“风水”当作一种“精神力量”,这是一种宿命的思想方法。
  我们在进行客家民俗田野调查中发现,建国前梅州城乡各地都有专职的风水先生,其中有些风水先生还是文化水准比较高的人。建国后,风水术和风水先生在客家地区渐渐失去了市场,这个时期风水先生们不敢公开活动。然而风水术的影响却没有完全消除,尤其是在偏僻落后的山乡农村,迷信风水术的不乏其人。十年“文革”期间禁止风水活动,风水先生们只能在暗中活动。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客家城乡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农民普遍建造新住宅,沉寂了二十多年的风水活动又死灰复燃。这些年,“风水文化”风靡一时,城镇的书店、书摊里的风水书籍摆满书架。新的一代风水先生应运而生,他们运用风水理论服务于人们,为人建阳宅、阴宅选址。单元房内部设计、装饰、装修等活动。这些风水先生有专职也有兼职的。有的人还借助计算机信息处理复杂的案例,甚至构建多学科、全方位的风水理论模式,使风水术向大众化、科学化的方向发展。从而使风水术更广泛地深入影响了客家地区人民的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
  七、风水术在客家民居“围龙屋”中的应用
  自古至今《周易》的“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共处的居住环境风水论”盛行于世,成为客家民居、民俗一大特色。传统的民居建筑不可能抛开风水观念而谈,所以建房之初,尤其重视屋基的选择,主要考虑的因素有三个方面:
  (1)“龙”,指的是山形的总脉络,即龙脉。山体是支撑房屋的骨架,也是人们生活资源的天然场所。围龙屋总是傍山而建,同时很讲究地势。
  (2)“局”,是房屋周围,自总脉分出来的支脉共同集成的局势。有些山势略为不足的围龙屋,往往在屋后的山坡营建风水林,只许栽培,不许砍伐,以藏风得水。客家先辈认为“林木兴则宅必发旺,林木败则宅必衰落”,这是一种人为因素的“配风水”。
  (3)“水”,是指屋基前面的水势。在围龙屋的前面都置有一口半圆形的池塘,它不单是为日常生活提供方便,还含有完善基地阴阳、配偶、山影门庭的潜在意识。
  客家“围龙屋”以“一进三厅二厢一围”为基本的结构,其它无论是二围、三围还是多围,都是在这基础上增添扩建而成的。即是说不管围龙屋的大小与否,其总体特征和基本结构是不变的。
  如梅州地区的梅江区、白宫、松口、南口等各个地方的围龙屋形态都大体一致,房屋的内部结构是:从晒谷坪(禾坪)到上堂连同左右两厢房间共同构成一个方形或长方形。晒谷坪前面有一口半圆形的池塘(龙池),上堂后有一半圆形的围屋,它们与中间的方形或长方形构成一个椭圆形状。从高空俯瞰,其外部形态以外墙的“龙体”和屋顶的“龙脊”共同组成“围龙”形的整体,封闭性很强。客家人多数聚族而居。这样的建筑形式有利于内部的协调统一和防御功能,而在如此井然有序、高度统一的理性控制下,也必然会形成内向性和储蓄性的品格,实际上也是客家人寻求封闭独立和防御外界干扰的意识形态的反映。
  如梅州梅县松口铜琶村有一座名扬中外的围龙屋“世德堂”,背傍龙山,面依松源河,被当地认为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世德堂”(此屋建于明朝末年,是梅州著名的围龙屋,今仍存吸引了很多中外游客前来参观),传说当年此屋的开基祖李直简建造屋时,特请来江西有名的风水先生前来勘探察屋宅,此屋的风水极佳(风水称为“回龙顾子”)。在长达三百多年的时间里,李直简的后裔繁渊万人以上,人才辈出。此屋已被风水先生们公认为是当地的一个风水宝地。
  我们在考察“世德堂”时发现此屋依山旁水,地处梅江交通便利,选址布局都符合风水术中阳宅理论的要求。此屋是殿堂式的结构,屋内采光、通风、园林绿化的配置和现代人的环境美学的理论吻合。此屋还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明朝末年农民起义,清兵入关,北京被李自成的起义军攻陷。李直简的叔父李二何,带着年方16岁的皇太子朱慈烺,从京城逃难到松口,曾住在世德堂。李直简的后裔居住在近河靠山,水陆交通发达的松口盆地。李家不但有千亩良田作“公尝田”供子孙轮耕,还经营盐业 、磁器 、木材生意。旧时的松口水运发达商贾云集,有松口不认州之说。松口港是广东省内陆河的第二大港口。李家的商船,顺水运的是磁器 、砖瓦 、木材、山区的土特产等运到潮汕地区,逆水时运载的是盐和海产品等上松口。因为李氏后裔们的生活有保障,还注重教育。用宗族公尝的钱办学校,旧时凡是考上大学的人,由公尝提供学费完成学业。因为李氏家族有崇文尚学和客家人开拓进取的优良传统,所以李直简的后裔文人多,当官的多,成了松口地区的旺族。
  从这些实例可以说明:李氏家族因为有了良好的居住环境取得了地利,又重视教育,所以李氏家族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总之,“风水论”初衷者是帮助人们合理选造屋场,实现“风水宜人,协调共生”的良好愿望。
  八、“风水塔”探究
  明清时期梅州已经成为客家人的第二块根据地,此地人文渊薮,各地普遍兴建文峰塔(又称“风水塔”)。文峰塔多建在城镇附近,以祈文教昌盛 、科官发达。
  据《梅县松口镇志》记载:元魁塔始建于明万历47年(1619年),建成于明崇祯2年(1629年),为明末翰林李二何(李士淳)所倡建。当年李二何深感松口出口处“山川文峰欠佳”。所谓“文峰”,即是毛笔形状的山峰,堪舆师的说法:“文峰”凸显的地方,就能多出科举人才。文峰欠佳,就要补救,唯一的办法就是建造一座笔形的巨塔。因此,李二何发出倡议,募捐建造九层八角巨塔,这个倡议得到许多乡绅的响应,纷纷捐钱捐物,巨塔用10年时间建成,即二何高中进士的第二年落成,故命塔名“元魁”。此后松口成为一个崇文重教人才辈出的人文秀区。
  此塔还有个传说:梅江流至元魁塔下面的篷辣滩,此处崇山峻岭,水急潭深,多有覆舟翻船之事,在此筑塔可惩治水妖保障往来船只的安全。
  应用《文化地理学》的角度来分析。建塔可为当地增设人造风景区,改变一个地方的自然景观,还可以满足于人们的心理需求。文峰塔和客家人祖屋前的功名楣杆(旧时凡考上秀才 、举人 、进士 、翰林或七品官以上可在自己祖屋前竖立楣杆,因学位 、官位不等规格也不同)相似,可以激励文人们的进取心。从而也说明了一个人,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居住环境,来满足个人需求,改变人的精神面貌,以此激发人的生机,经过自己努力帮助事业的成功。
  九、风水术与客家人的“二次葬”
  客家人历来讲究葬风水,修祖坟。旧时代发了财的人家一般要办三件大事:买田、做屋、修祖坟。修阴宅和修阳宅一样重要,可见其地位。
  客家人的“二次葬”的形成,与其游耕经济所造成的流动生活息息相关的。罗香林先生在《客家源流导论》中说:“客家先民为寻求新的地方安居而一迁再迁至屡迁者,祖先葬地与子孙祸福有关,为了适应迁徙活动将先人‘遗骸盛于罂’背到新居地安葬”。甚至有事经几代之后仍迁葬祖坟者。相信风水、堪舆家言,已发展到不可思义的程度。
  “二次葬”,是客家人最普遍采用的葬俗,山区多挖洞穴墓,平原地区多挖仰穴墓。其共同点是把先人的尸体埋葬三五年后尸化干净时,将骨骸拾起抹干净,按人体骨架结构,自下而上叠放入“金罂”(一种陶缸)内,“金罂”盖内写上死者世系姓名。有条件的将“金罂”葬入新坟,无条件造坟的将“金罂”寄放在安全的山间岩洞中,或在山坎上挖一小龛寄放,如村中筑有集体“阴城”的,则寄放于“阴城”。安葬先人很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福荫后人,因此,要安葬先人的主家首先要请风水先生选择阴宅地点选定吉日,这种墓式选在山地荒坡上,先葬尸体,三五年后把死者骨骸盛入金罂重新安葬。这种二次葬的风俗为绝大多数客家人所采用。
  客家人的祖墓是座椅地堂式。这种坟墓是依山势或坡地而建成,前低后高、左右象靠椅扶手的形式,墓碑前一般有半圆形旱池叫坟堂,这种式样在客家地区流行的时间最长、范围最广,从一些留至今日的宋、元、明古墓,大多都属这类,客家地区举目都是山野荒坡上。
  传统的“风水阴宅理论”,长期以来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如风水先生在为你的祖宗择阴宅时。要是预言你家族中会出读书人,人们会把它当作一种“精神支柱”。父母 、亲戚们对你产生很高的期望,对教育的态度就会变得积极。然而有很多成功者,在他的事业成功以后,他对人和社会并不怀有感激之情,他只有感谢“祖宗风水”。失败者也并不记恨社会,他只是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祖宗的风水不好”而死了心。人们把“风水”当作一种“精神力量“,这是一种宿命的思想方法有稳定社会的作用。旧时有些地方则把风水术当作宗族群体斗争的一个“策略”。有人利用人们崇拜祖先,以建造祖先陵墓作舆论,挑拨宗族与宗族之间的冲突、斗争,为害社会,这是不足取的。
  十、现代人对风水术的认识
  建国四十年来,风水术这门中华传统文化,被认为是封建糟粕和禁区。学术领域无禁区,但在我国的文化百花丛中,古老的东方文化风水术在学术界也有人研究,而且还有论着发表。当代的学者们是用客观、科学、求识的态度对风水进行研究,从而在研究中有所发现,有所突破。风水术中的有些理论,还被高等院校应用在建筑设计和环境艺术设计中。
  在1988年中国新华社天津24日的一次报道,终于打开了风水术这一禁区。电文说道:“风水术实际上是集地理学、生态学、景观学、建筑学、伦理学、美学等于一体的综合性、系统性很强的古代建筑规划理论。他与营造学、造园学构成中国古代建筑理论的三大支柱”。在国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风水术的影响也不亚于中国国内。在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较大的国家里,如朝鲜 、日本 、老挝 、泰国 、菲律宾 、越南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都有关于风水的各种活动,以致演变成为满足当地人精神需求的一种方式。如今风水术流行于日本、美国、欧洲各国,1994年9月, 《纽约时报》几乎以一个整版的篇幅报导了我国风水术在美国当今的建筑设计中所占有的分量。
  长期被人们视为封建迷信糟粕的中国古代风水术,如今被天津大学教授王其亨引入建筑设计研究。经过多年深入系统的研究,王其亨认为,风水术的内核原来是中国古代建筑理论的精华所在,原因是风水术圆满解答了中国古代建筑在空间环境的整体处理上,在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有机结合上,以及大规模建筑群布局等方面。
  近时比较有影响,有较高学术水平的论着,是由1996年中国文联出版,妙摩、慧度着的 《中国风水术》,1997年中山大学出版杨维增的《 周易和住房风水》。学术论文有客家学专家罗勇教授的《客家与风水》、钟家新的《客家人“风水”信仰的社会分析》》等。钟家新论述了风水对客家人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的影响。罗勇在他的论文中对风水术的产生、发展、流传,论述得很详细。杨维增认为:风水的好坏在于人与环境是否协调,在于人体场和环境场是否取得交感平衡。客家人的“风水”信仰是一种具有环保意识的传统,发挥古今多科学综合杂交的知识优势,科学解决风水问题。既运用中国文化之原《周易》的三大理论精华:阴阳对立统一、五行生克制化、天人互补调谐,运用人体科学、人类生态学、环境地学、环境医学、环境心理学、建筑美学、环境哲学等现代科学和哲学理论,辨证分析传统风水学说并加以扬弃。杨维增的论述总结了现代人对风水术的认识。
  十一、吸收风水术文化精华造福于人类
  中国的“风水”理论与西欧国家的用“自然支配思想”的理论是相反的。风水术的本质是在环境感应基础上,人类对生存环境的选择和适应。因为人类对风水的要求就是人体场和环境场的交感平衡,人要与天地共溶于一体。风水的内核是“自然环境可以影响人的思想和心态与人的生活”。“风水”的理论要求在修建住宅 、坟墓之际,必须要考虑到它们与周围的自然形态和谐,达到人与自然共生。说明了客家人的“风水”信仰是一种具有环保意识的传统。单纯从这一点来看“风水”理论,在现代也具有它的科学性。
  如今在城镇和一些经济发达地区,随着现代文明的传播,风水术还是有人相信的,只不过是以别的形式出现。书店里的风水书和含有风水知识的日历很好卖,有的人凡是红白喜事都要查日历看吉日。有的人在建房时,口头上不说自己想寻找一块风水好的地方,但实际上总是千方百计寻求一块地势好的地方来建房屋。还有些吃国家“皇粮”的人,为求仕途利达,甚至讲究办公室的地理方位。诸如此类,说来颇为滑稽可笑,实则可以说明风水术这一传承的古老文化,在客家人的精神世界和生活中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
  由于风水术有其合理的内核,所以它能够长盛不衰。在当今社会里,一个地方的地理环境的好坏,在一定的程度上关系到房地产价值和价格的高低。我们明白了风水的本质和它对人的影响的道理以后,就能自觉而科学地获取好的风水来用之。通过风水知识,合理选址建房屋,通过对住宅、房间的布置装饰取得满意理想的居住环境,达到自己的需求。使你居住在新的生活环境里,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事业成功。
  风水术虽然在我国长达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很盛行,但是历代的思想家们都曾经对风水术进行过批判。早在东汉时期,大思想家王充就持激烈的态度猛烈批判了风水术中的迷信思想。明朝著名的思想家张居正反对风水术中宣传的“葬地能作人祸福”的迷信思想。他引用了《易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话来批判了风水术中的迷信思想,说明了“人的凶吉祸福,都是本人所作所为而招至的。”自古以来,不信风水的开明人士很多,他们在自己的论着和言论中批判风水迷信思想。
  笔者认为,现代人对风水术的认识,既要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又要剔除封建迷信的糟粕,运用风水术中合理的理论来为人服务,这应当是现代人的合理要求。
  参考文献
  (1)《中国风水术》妙摩 慧度 着 1996年中国文献出版社
  (2)《中国古代占卜术》卫绍生 着 1991年中州出版社
  (3)《客家与风水》罗勇 着 1997年刊载于 客家研究辑刊 第2期
  (4)《周易和住房风水》杨维增 着 1997年 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
  (5)《客家综论》丘菊贤着1999年香港天马图书公司出版
  (6)《梅州市志》1998年出版
  (7)《梅县松口镇志》1990年出版
  (8)《松口古镇风情》黄玉钊 梁德新 刘焕康 编着 2000年 梅州市地方志学会主编
  (9)《仙口风情录》梁德新 编着 2000年 梅州市作家协会主编
  (10)《客家人“风水”信仰的社会学分析》钟家新 着《客家研究辑刊》1998年第2期
  (11)摘自2004年9月18日《南方日报》有关资料
  (12) 采访堪舆师,国际易学会会员李晓钦先生
  (13) 客家民俗田野调查资料 梁德新
  (李春泰 梁德新 江金波)
  本文发表在福建龙岩学院客家研究所和龙岩客家研究会主编的《客家纵横》杂志2002年第2期、2009年3月《梅州电视周报》连载 (作者:梁德新)

  【来源:梅县区教师进修学校网站】
 
相关阅读
 
  福建芷溪宗祠——客家大宅门
  潮客交汇地的幽幽古韵
  古色古香,美如世外桃源
  蓝天下的洛带古镇
  走读林寨
  客家祠堂淌古韵
  寂寞花萼楼
  洛带古镇:西蜀客家第一镇
  石寨土楼:防御性民居建筑的典型
  安远老围的名由
 
 
热门景点
 
福建土楼群  
 
福建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
 
金门风情  
 
金门当地一个个以宗祠为中心的传统聚落,完全是典型的闽南式建筑
 
宁波蒋氏故居  
 
溪口古镇始建于宋景德三年(1006年),已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厦门旅游景区之集美学村、集美鳌园  
 
集美鳌园位于福建省厦门的集美学村东南角海滨。鳌园分门廊、集美
 
泉州官桥蔡氏古民居  
 
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位于福建南安官桥漳里村,距泉州市区20公里,20
 
 
 
网上宗祠
 
东莞潢涌黎氏宗祠  
黎氏大宗祠位于东莞市中堂镇潢涌村内,始建于南宋乾道九年(1
 
福安廉村陈氏、薛氏宗祠  
在福建省福安市溪潭镇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名叫廉村,旧称富溪津、
 
江山清漾毛氏宗祠  
江山是“古有尚书、今多骄子”的江南宝地。在这块宝地上,有一个
 
中山长州黄氏宗祠  
位于中山市西区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该祠
 
晋江安海颜氏宗祠  
春秋时期,一个年过半百且两鬓苍白的老人带着他的若干子弟和他
 
 
 
 
华人视界
 
天下南商
    天下南商
浔海施氏
    浔海施氏
 
 
 
 
相关链接
 
 
首页    |    吾土吾宗    |    神州古韵    |    侨乡风采    |    客家祖地    |    华人视界    |    两岸旅游    |    中国风家乡味    |    故乡名片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14 hxtopi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Topic 版权所有 
 
未经海峡Topic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