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Topic
 
 
当前的位置:首页 > 趣味阅读 > 知青岁月   
 
 
我在北大荒的知青岁月:抹不去的青春记忆
 
发布时间:2014-06-05  浏览次数:229次  来源:互联网整理
 
 
 
  人过中年,难免忆旧,萦绕于怀的,总是我在北大荒度过的那段知青岁月,那是我抹不去的青春记忆。
  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某团的七年里,我先后待过三个连队。一首一尾的11连和20连,都只待了三四个月。其余时光,均是在武装连——19连(轮训队)度过的。
  19连北距(偏西)团部50里,依山(名曰老黑背)临水(一条小河沟)面对草甸而建。北大荒的知青岁月是我抹不去的青春记忆。
  1970年初,刚从二龙山修路回来时,条件差。所以,众多的男知青分别栖身于临时搭建的几个帐篷里;而几十名女知青则是集中住在与马号相连的棚屋内。尽管棚屋内气味不佳,而且好几十号人都挤在一个大通铺上,却已算是享受优待了。因为大,全连开会也在这里。无论多脏的衣服都在炕上滚着、挤着,害得会后的女知青们又得清理一番,忙个不迭。
  以后,盖起了穿鞋戴帽的土坯房(青石垒墙基,红瓦盖屋顶),大家便有了安居的场所。这些房,都集中建在路(通往远在山里的21连)北侧的山坡上。坡顶,有两栋房。西边一栋的一半做了后勤班的宿舍,另一半与东边一栋都是小学校的教室。坡上,则有好几栋房。自西向东,分别是师三线的办公室与连部,以及男知青宿舍、女知青宿舍和代销店、卫生所等。
  夏日,绿树掩映着红瓦,从远处山口看过来,别是一番美景。只是当年,好像少有这种雅兴。冬天,冰雪覆盖了坡道,上山下坡,免不了滑倒。好在年轻,滚一身雪,磕破了皮,全不在意,反而咧嘴大笑。
  从坡下路南的水井到宿舍,约有三十来米,挑水上坡,自是男女知青日常必做的功课。有时,找不到扁担,一手一个铁桶,也能把水提上坡顶(包括少数女知青)。想那《少林寺》里的小和尚,也不过如此吧!
  白天,知青们出工了,各宿舍一片空寂。但坡顶的小学校里,会传出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学校虽小,却很规范。每到课间,老师会组织学生挤在教室前的小空场上做操、跳绳、或游戏。
  傍晚,知青们收工了,坡上坡下,顿时热闹起来。尤其是饭后,好动的男知青便聚在坡脚开出来的一小块平地上打篮球。其实,一天的山野、田间劳作是很累的,但毕竟年轻,有宣泄不完的精力。何况,除了打球,没有太多的文娱活动可供大家选择的。有时,女知青们梳洗完毕,也来凑热闹。看到她们在一旁观战,场上打球的男同胞们自然是更加兴奋。跑篮、跳投、盖帽、断球,赢来一片喝彩。
  夜幕降临,各归各的宿舍。脸盆放在炉台上,很快就飘逸出葵花子的香味。一宿舍的人,散坐在炕沿上嗑瓜子。第二天,你看吧,满地都是瓜子壳。其动静,那场景,从入秋可以延续到年后。
  自然,也有开会的时候,但不是常态。也想看点什么,可全宿舍只配发一盏油灯,还限定了煤油的数量。再说,有什么可看的呢?时值“文革”中期,想看的,已被列为了禁书;能看的,偏又引不起翻阅的兴趣。
  开初几年,战备紧张,夜里还得轮流站岗。北疆之冬,本来就冷,赶上雪后风紧,再厚的棉大衣也难抵夜寒。好容易熬到换岗,进屋时已经冻得哆哆嗦嗦。交接班时按规定要退子弹,一不小心,也曾有人因此走火。好在子弹有眼,只是将炕头的水桶打穿,未酿成伤人夺命的悲剧。后来几年,倒是不再站岗了,但运动、号召一来,有时也得早起积肥、挖沟、修水利,以示响应。然而,轮圆的镐头只在冰冻的粪堆与硬地上留下若干浅痕,溅起少许碎片。借用今天的话来说,仅是“重在参与”,至于成效如何,无从计较。
  伐木、开荒、春播、夏锄,迎来满山红遍的秋收季节。是的,我们的劳作是有收获的。麦台上小麦、大豆,一片金黄。但不是所有的土地都适合种庄稼,所以这收获与付出便不成比例,亏损的帽子一戴几年。其实,何止是19连呢?整个兵团的多数连队,都在亏损。
  亏损让金黄的收成减色,亏损使青春的激情消退,亏损把180余人的武装连缩编成了只有二三十个知青的轮训队。兵团的出路在那里?知青的未来是什么?这问号,穿插在边嗑瓜子边聊天的过程中;这问号出现在冬闲长夜的梦境里。
  2004年5月,我和当年我们连队小学校的另外两个老师(当年,我们分别是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的知青)一起,相约回到了阔别已久的19连——轮训队。天还冷,树已绿。老远,就放眼眺望山坡,坡顶上应该有我们的小学校。然而,红瓦没有了,土墙没有了,连墙基的踪影都没有了。视线下移,左右梭巡,山坡上一连几栋的知青宿舍呢?也不见了——还好,尚有一栋的房架子没有完全垮塌。
  左手一间,是当年师三线的办公室,后来也住知青,其中就包括我。右手相连的曾是连部——到底当过连部,几根房梁还算坚挺。只是岁月无情,再坚挺的房屋也架不住雨雪风霜的日夜侵袭。近前,需要拨开没人的衰草;进入,则受困于垂悬的檩条、倒塌的坯墙。才不到40年啊,就已如此。无法想象,几年后再来,还能看到什么?
  什么也不会看到了,连同这最后的残破坯墙与零落的檩条。不过,还是应当欣喜。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当年从草甸子、榛柴棵里开出的田地已经部分地退还给了山林、湿地,如今葱绿一片;老职工们及其子女正在逐渐地聚居团部(现称场部),住进了与城市无异的楼房。不要说自然无情,而是历史在进步,国人终于懂得尊重自然与客观规律了。
  细想,鬼斧神工的山川形胜,也有天翻地覆的时候,何况是人工建造的几栋土屋呢?坍塌乃至消泯于无形,都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无论用什么样的词语概括我们的知青岁月,那岁月都已定格为历史的一个瞬间。但我们,还是要回忆,因为这是一代知青郁结于心的情结,它是抹不去的青春记忆。它构成了如秋日黄昏的晚霞,虽短暂,却灿烂,能够温润已然历经沧桑却还不肯服老的心田。
  这,就够了。人过中年,难免忆旧,萦绕于怀的,总是我在北大荒度过的那段知青岁月。(作者:震亚)

  [ 来源:华夏知青网]
 
相关阅读
 
  又见"大锅台"
  窝头贴饼子
  插队落户老知青四十年后再聚首谈插队岁月
  知青名人习近平主席下乡插队的故事
  女知青洗澡旧事:洗澡屋没盖顶 脱光后招来一
  知青下乡时灭鼠,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
  知青柴先生"勾引美女"的风流故事
  知青日记忆养鸡养兔引发的鸡兔之争
  解说员孙正平从插队知青到解说名家的经历
  小平次女邓楠在宁强下乡插队的日子
 
 
热门景点
 
福建土楼群  
 
福建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
 
金门风情  
 
金门当地一个个以宗祠为中心的传统聚落,完全是典型的闽南式建筑
 
宁波蒋氏故居  
 
溪口古镇始建于宋景德三年(1006年),已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厦门旅游景区之集美学村、集美鳌园  
 
集美鳌园位于福建省厦门的集美学村东南角海滨。鳌园分门廊、集美
 
泉州官桥蔡氏古民居  
 
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位于福建南安官桥漳里村,距泉州市区20公里,20
 
 
 
网上宗祠
 
东莞潢涌黎氏宗祠  
黎氏大宗祠位于东莞市中堂镇潢涌村内,始建于南宋乾道九年(1
 
福安廉村陈氏、薛氏宗祠  
在福建省福安市溪潭镇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名叫廉村,旧称富溪津、
 
江山清漾毛氏宗祠  
江山是“古有尚书、今多骄子”的江南宝地。在这块宝地上,有一个
 
中山长州黄氏宗祠  
位于中山市西区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该祠
 
晋江安海颜氏宗祠  
春秋时期,一个年过半百且两鬓苍白的老人带着他的若干子弟和他
 
 
 
 
华人视界
 
天下南商
    天下南商
浔海施氏
    浔海施氏
 
 
 
 
相关链接
 
 
首页    |    吾土吾宗    |    神州古韵    |    侨乡风采    |    客家祖地    |    华人视界    |    两岸旅游    |    中国风家乡味    |    故乡名片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14 hxtopi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Topic 版权所有 
 
未经海峡Topic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